孩子涉围殴同学‧家长:小事而已

孩子涉围殴同学‧家长:小事而已(布城)雪兰莪州史里肯邦岸国中发生5名学生围殴一名瘦弱学生案件,经由短片广为发布,引起家长注意。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插手解决,传召了4名涉案名学生的父母到场面谈。然而,竟有当中家长指称,只不过是孩子打架事件,何须闹大事情。这名家长也表示,事情过去之后,孩子又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孩子打架一事不必太认真。如此严重的学生围殴事件,竟被父母形容为小事情,令在旁听后无不摇头叹息。涉案者都是华裔学生,令人担心华人子弟的前途。今日(週一,4月13日),魏家祥传召其中涉及殴打郑雄的4名学生及他们的父母到教育部,并通过特别会议以了解事件来龙去脉。在会议上,4名肇事学生的父母彷彿没有对自己儿子的暴力行为而感到愧疚,反而频频辩称:“这只是小孩子打架。”会议开始前,几名肇事者父母一直走到郑为雄身旁慰问,不知对方说了甚幺,郑为雄大声回应:“有你们讲,没我讲!”,接着就埋头痛哭。其中一名父亲对其他家长说:“这很平常而已,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班男孩常常打架,不过打完架后,就抱在一场。”一位母亲更以客家话说到:“阴公啰!我的儿子可能不能再念书了。”会议进行当中,郑母坚持要求校方採取行动对付4名肇事学生,结果引起其他家长不满,不停维护自己的孩子,并指郑母咄咄逼人。结果你一句我一句,双方吵得闹哄哄,吵嚷声传到会议室外,直到会议结束,肇事学生及家长并没向郑母及郑为雄作出道歉。为了照顾肇事学生,魏家祥预先让4人离开会议室,而家长也阻止媒体拍摄孩子的照片。他们说:"别拍我孩子的照片,给他们改过的机会。"警方逮捕5打人学生校方或开除体罚严惩雪兰莪史里肯邦岸国中5名学生围殴一名瘦弱学生事件,警方和教育部涉入调查。5名滋事学生遭警方逮捕,而校方将以开除、停学或体罚3大行动,以对付和惩罚打人的学生。受害学生郑为雄于週日再度遭打人案的老大恐吓,郑为雄母亲黄亚琳得悉后,向警方报案。4人获释老大续被扣查警方当天先后逮捕了5名打人学生,扣留在梳邦再也警区进行盘问。事后,警方释放当中4人,而唆使和策谋打人的学生“老大”则继续被扣查。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指称,当时郑为雄只认得殴打他的学生头目,直到围殴短片流传后,郑母在4月9日报警,校方也于10日通过短片证实另外4人的真实身份,并且通知双方父母处理这场纠纷。他说,4名学生也承认殴打郑为雄,因此校方将在一週内,决定如何处置他们,他们的惩罚可能被鞭打、停学或者开除学籍。已开除拍摄传播短片者他说,另一名使用手机拍摄殴斗场面以及将影片到处传播的学生也在不久前,基于触犯校规后被开除学籍。他强调,校方有依据教育部的指南,在7天以内将这宗暴力事件妥善处理。魏家祥说,他于今日(週一,4月13日)凌晨12点30分才接到梳邦再也警区主任的电话通知,这名学生老大因再次恐吓郑为雄而遭警方逮捕。否认校方警方拖延不理魏家祥指打人者经开除教育部长副部长拿督魏家祥指出,殴打郑为雄的学生以及使用手机拍摄殴斗场面的学生,已在事发不久后被开除学籍。所以,行动党指责校方及警方拖延围殴事件长达一年,以及态度爱理不理,是不确实的。他解释,围殴事件发生在,隔日,校长接获郑氏母子的投诉后,已準备採取行动。不过,基于当时正值初中评估考试(PMR),根据教育部的指南,校方必须先让学生完成考试。“考试结束后,校方曾在週会上宣布要找出肇事的学生老大,可是这名学生一直缺席,直到2个月后的新学年才现身。”老大曾犯17次校规涉及围殴郑为雄的学生老大,曾经违犯17次校规,包括旷课、游手好闲及溜达。魏家祥指出,这名学生老大这次涉及打人,因此校方已将他开除。魏家祥说,不过在父母的求情及上诉之下,这名学生被转移到其他学校上课。被殴者揭发再受恐吓欧阳捍华陪到校上课由于围殴短片的新闻报导后,郑为雄再次受到恐吓,于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于清晨7点陪伴郑为雄到学校上课。不少史里肯邦岸国中的学生都从电视及报章得知郑为雄的新闻,当他到达校园,不少同学好奇的上前观看,并且细声讨论这名“新闻人物”。异样眼光促使想转校郑为雄感到十分难堪,接着他索性躲在欧阳捍华的轿车里头,良久不愿出来。暴力事件发生一年以来,郑为雄都坚持不转校,留在熟悉的环境完成中学课程,不过同学的异样眼光却令他改变主意,他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四週的同学。黄亚琳说,儿子突然说他想转校了。郑为雄再遭5人恐吓老大父母认错求销案郑为雄说,週日中午他、表姐及弟弟到附近嘛嘛档用餐,碰巧在路上遇到围殴自己的5名暴力学生。他声称,相信当中的老大不满他向媒体申诉,于是上前指着他,用广东话恐吓说:“醒定D!”。过后,郑为雄用餐时,5人故意走进嘛嘛档打包食物,轮流怒瞪郑为雄,令他吓得双手发抖。郑为雄和母亲黄亚琳针对恐吓一事向警方投报。警方先后逮捕5人。黄亚琳续说:“到了晚间,那位老大的父母冒雨到来我家认错,不停哀求我们销案,怎样也不肯离开。”为雄情绪激动抽搐送院她说,性格内向的儿子被殴一年后,一直承受着压力,加上白天再度受恐吓及对方父母上门,令儿子情绪非常激动。"接着,儿子诉说头部疼痛,全身抽搐,一时无法说话,我们赶快带他到医院就治,幸好无大碍,很快就能出院了。"黄亚琳说,看着儿子的状况,令她心痛不已,哭了整个晚上。她表示,这是为雄被殴打逾一年后,滋事学生的父母是第一次向他们道歉,以及要求不要控告他们的儿子,“不过,我拒绝了他们,一切交由警方处理。”“对方父母自称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涉及打人,因为校方从来没有通知他们,并说自己的孩子从小很乖巧,升到中学才变坏。”4家长争辩没道歉受害者母亲不满长达2句钟的关门会议结束后,母亲黄亚琳对结果表示不满意,她说,4名殴打儿子郑为雄的学生及家长,没有在会议上向他们道歉。“他们不但没有道歉,而且还坚持己见,不停与我们争辩。”她指称,整个会议只有魏家祥一人在讲,身为受害者母亲却鲜少机会发言。“这间国中没黑帮”魏家祥驳收会员消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强调,史里肯邦岸国中没有私会党的存生,有关此校出现五六个私会党招收会员的消息都是无稽之谈。他澄清,他在闭门会议中,有询问在场的4位肇事学生是否私会党“生记十八仔”的党羽,但是他们都极力否认,而且不曾有缴交保护费的事情发生。他表示,学生指称只是听说校内有私会党,但是不曾看见,由此证明此校有私会党是不确实的。“一旦教育部发现学校有黑社会,一定会和他们对抗。”他说,一旦警方证实拍摄短片的学生有犯罪成份,也有权对付此人。欧阳捍华:校园管理出问题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对有关学生的猖獗行为感到震惊,并认为大马校园管理出现严重问题,导致校园暴力层出不穷。他非议校方及警方过去没有积极应对及解决郑为雄被围殴的问题,导致受害者的心理打击越来越严重,肇事者也越来越大胆,多次恐吓受害者。他不满郑为雄遭殴打后,脸部伤痕累累及流血,校服也骯髒不堪,校方没将他送到医院,反而让他继续上考场,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他重申没有歪曲副教长魏家祥的谈话,因为对方的谈话前后矛盾。他要求魏家祥认真看待校园暴力,而不是因为内阁改组后,没有晋升为部长,就情绪化处理教育课题。他要求教育部制定相关政策来遏止校园暴力及欺凌事件,以更专业手法来处理。‧2009.04.13